《难论》股票期货外汇技术教程@最新修订版(三)

作者:攀缠锋祖来源:攀缠锋祖博客--难论系操盘手之家网址:http://www.myrisii.com

第二章 学习的方式

什么是学习的代价?

做为市场新手,无疑是一付出学费,学习训练,升学考核,毕业产出的过程。跟在校学习一样,绝大多数人,在校期间无法通过所学赚钱。站在学费、生活、时间等付出意义上,收益暂时无疑是负的。在这一学习过程中,一直留级的不少,甚至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升级,当然更多地是彻底退学。大家是要用真金白银,在市场里战斗的,你应该学会,一开始如何尽量以最少的代价,去获得尽量快速而切实的成长。交易本身不就是这样的过程么?

学习存在的前提是不懂交易,不会交易,赚不了钱……在这种情况下,去参与市场,基本上是一个尝试错误的学习过程。当然很多人压根就没有这样的学习意识,以至于同样的错误犯了一万遍,也依然会义无反顾地错下去。而不同市场对人能力的要求不一样,对武器的要求也是不一样,但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却真心不多。

比如杠杆产品的主要难度,在于杠杆本身对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上的要求,要远大于非杠杆产品。反之,非杠杆产品,又对本金的要求比较高,这也会无形中提高风控的难度。而市场的交易门槛则规定了最低本金和亏损,不同市场规则下的所谓最低,对有些朋友可能已经很高了,至少对新手期的他们来说,就太高了。综合股票、期货、外汇市场的基本特点:对大部分的学习者,特别是普通工薪族,股票+外汇的组合是比较合适的;而本金相对困难的学生们,也许只能专心在外汇市场了。而资金实力比较强悍的学习者,那不必太在意市场了,随心随性即可。

学习是一个低年级到高年级的过程,是一个学费逐渐增多的过程,是一个难度逐渐变大的过程。显然,我们不可能拿着小学的知识去参加高考,也不能拿着高中的知识去完成大学毕业论文设计。那样只是徒增学习的经济和时间成本,却很难有什么收益可言。

可如果每一次学习的成本太高,在学费一定的情况下,学习的次数自然会少,不容易学会;而时间一定的情况下,可以学习的次数或机会如果太少的话,自然也难以学会。而任何一门技艺都需要一定练习量的积累,任何练习量都需要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完成。交易技艺的训练,自然也会受此规律约束。

很多人做某个品种,困于某个品种,做某段行情,困于某段行情,用某种方法,困于某种方法……困的地方多了,练习的时间和机会就少了。有些学生做一单外汇,都能盯着这一单看一天或几天;而股票上,以中长线为练习目标的人们,甚至能盯着几只股票看几个月……这又哪里是练习的节奏呢?不知不觉中,徒然消散了最初的精气神。

由于我们的成长,能力的提升,盈利会随之逐渐增加,可操作的条件和难度也会发生随之改变,操作1万、100万、1000万、1亿、10亿……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而一夜暴富,几人能在身心上适应和驾驭这份财富?能驾驭者,无不是领悟了人生之大境界者,可谓超凡入圣。故一夜暴富的传奇虽然并不少,但绝大多数都会被打回原形,从此一蹶不振。这提醒人们,交易学习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成长过程,否则越往上,代价越大。

当然学习本身也是一个投资的过程,如果学费花了,却没学会,自然是失败的。而这样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,于是我们就需要对学习代价进行管理。我们尽量多给自己几次学习的机会,比如你可以将自己的学费分成三份,投入进行学习,第一次失败之后,调整下心态,总结学习,再投入另一份学费,如果还是失败,那么短时间,你就不要再学了,等你心境稳定之后,平淡之后,有时间……再集聚信心,来投入学习和练习,如果还是失败,那就放弃吧。这个行业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的,人生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,你是为生活而生,而不是交易。


什么是学习的难度?

交易怎么学也学不完,怎么学都一团糟,怎么学都有心无力,怎么学都浑身不在,怎么学都无处着手……很多人总把不断的亏损归结为交易实在是太难了,那是智者的游戏。对于这个行业的先驱们来说,这或许可以称之为智者的游戏,但对于广大的追随者却不是。知识的发现者需要不断发现和创造,而学习者只需不断重复和练习。

交易技艺总体的难度,就是千万次机械枯燥的练习,也就是所谓的“简单-听话-照做”。在这一过程中,你自然会形成敏锐的机会嗅觉,本能的危险规避。这是一段发现之旅,也是一段本能化的过程,跟学车,走路、吃饭、说话之类基本能力的习得没什么区别。

遗憾的是,绝大多数的人或者说这就是人的本性,是贪婪的,是想不劳而获的……在利益面前,总容易不按常理出牌,完全忽略了学习和代价的客观性;遗憾的是,利益面前,任何有碍你利益的良言,都会被当成攻击或谎言;遗憾的是,在利益面前,人总是以自我中心的,总认为自己比别人懂,就算你什么都不懂……

而抛开这些心理因素,就学习本身而言,其难度又在哪里呢?主要是对交易基本的知识结构逻辑缺乏认识,故而学习起来,或残缺不全,或毫无章法,或似是而非……而这一切的认知问题,往往是无意识的,故而大凡人们都很容易处在一种上来就学,不断学的未明状态,焉能不难啊。

那一套交易功法通常由哪些部分构成,或它的构建逻辑是什么呢?人们常说,交易有如两军对垒,言下之意,交易跟打仗是差不多的道理。打仗有兵法,那什么是兵法呢?在红军反围剿的过程中,毛指导总结出了这样的战术原则:敌进我退;敌驻我扰;敌疲我打;敌退我追;游击战里操胜算。大步进退;诱敌深入;集中兵力;各个击破;运动战中歼敌人。显然,这只是战术原则,并不是具体的战斗方案和战斗本身。

这个战术原则又是在什么背景下形成的呢?敌强我弱。言下之意,战争胜负的基本逻辑是什么?以强胜弱。故而战争的艺术,在于如何创造出以强胜弱的局面。敌进我退,敌驻我扰,敌疲我打,敌退我追,乃避实击虚之法,是寻找强胜弱战机的过程。大步进退,诱敌深入,集中兵力,各个击破,乃“分而化之,逐个击破”之法,是主动创造强胜弱战机的过程。这些原则执行的基础是什么?我军身轻,齐心协力,意志坚韧;敌军辎重,内部分裂,意志薄弱。

如何才能看到敌强我弱,并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,遵循强胜弱的战争胜负逻辑,选择游击战和运动战,并制定出相应的战术原则?实事求是。最终这些都会表现为具体的战法,如游击战可分袭击战、伏击战、破击战、袭扰战。而在革命战争实践中,人们还创造了地雷战、地道战、麻雀战、围困战等丰富多彩的战法。具体的战争中如何选择,如何创造,又根据的是什么?实事求是。

实事求是,称之为什么?思想。故而兵法自上至下有这样的构成:思想–原则–战法。于交易而言,则是交易思想–交易原则–交易之术。比如难论有这样的构成:实事求是(大道),简单而为(交易之道),流畅、活跃、标准、买卖点清晰之类(难论原则),段、买卖点之类(难论之术)。战争之道,在实事求是基础上的以强胜弱,交易之道,在实事求是基础上的简单而为(选择和创造)。以强胜弱和简单而为,只是语境表达不同,本质相同。流畅、活跃、标准、买卖点清晰之类的原则怎么而来?在难论体系下,根据不频繁止损、不止大损、大止盈的现实要求制定。体现的是什么?实事求是。

什么是自上而下,思想既然是至高的,那它就需要贯彻于交易的各个环节,指导各个环节。交易最终都是人与人的对决,故而简单而为之下,自然会表现为以强胜弱。交易学习和实践本身,故而也得遵循实事求是、简单而为的原则,如此方能造就自己的事实强大和表现强大。

事实上,不少交易体系根本不存在原则设计,而就算有些许原则设计,又缺乏系统性和简单而为的市场操作属性,大凡不过是术的机械堆砌。而实事求是、简单而为之类思想(心法),几乎从来就不在大多数交易体系的考虑范围,也不在一个交易者的学习和运用范围。如此交易体系难免残缺、似是、混乱,交易者本身的成长也难免残缺、似是、混乱。

当一个交易者以这样的层次和逻辑去衡量一个交易体系,去衡量自己的学习和实践时,就会有的放矢的,就会是高效的。


两种错误的学习方式

很多人之所以学了很多年,都没什么进展,甚至还不如不学。这是为何?因为他们的学习方式一开始就是错的,而问题的症结之处,是他们一直以为是所学内容的问题。在错误的学习方式主导下,学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

那在交易中,有哪些典型的错误学习方式呢?在接触了很多的学生之后,大抵可以归纳出这样两种类型:学而不思则罔型和思而不学则殆型。学而不思,就容易导致尽信书不如无书;思而不学,则容易导致尽信己不如无书。即上面说的,学什么其实并不重要,都于交易益处不大。

学而不思,很多的学生不可谓不勤奋,甚至完全够得上废寝忘食的标准。在这样的学习劲头下,往往一个个早已成了技术万花筒,甚至百科全书。可是依然不得其法,在不断扩充武器库、知识库的道路上,总以为是学艺不精,学得不够,学的知识不对,于是越走越迷惘:到底什么才是有用的?有用的技术到底是什么?他们其实真正缺的,是统一这万般技巧的思想或心法。

此类学生,其实教起来,往往不算难,他们的身上通常都具有“简单听话照做”的属性。故只要师父货真价实,通常他们都容易迅速完成删繁就简、万法归一,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或法则。

思而不学,很多的学生不可谓不聪明,甚至完全够得上天资聪颖的标准。在这样的天赋自信下,往往一个个早已成了先天而成的福尔摩斯,甚至宗师大家。他们身上致命的弱点就是:不学,崇尚自己的理解。

这种类型的学生,其行动力往往非常差,由于缺乏“学”的真心,故“简单听话照做”的属性几乎为零。他们的训练,通常都会是拖拖拉拉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他们往往是问题最多的,怎么问也问不完。其实问的基本又都是同样的问题,且往往还与交易没半毛钱关系。他们总是希望通过自己无上的智慧去理解,从而达到精通的目的。

他们不明白,理解的前提是先得有理解的素材,否则凭什么去理解呢?一定要明白,任何一个人成长的过程,都是从学开始的,而不是思,没有什么先知型的婴儿。问那么多,想那么多,那么费劲,不如认认真真,踏踏实实去实践中多走几回,那些问题的答案或解决办法,往往都是一目了然的。一开始那些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问题,也容易突然有了清晰而简单的答案。

此类学生,如果能有一个强制性的训练机制,通常才会有好的效果,即砍掉他们“自我理解”的权力。可这样的强制性,现实中通常不可为。故而说,心思简单的人,最容易在交易中成功,大凡如此。


学习的两条主线

交易就知识技能而言,就那么点东西,也应该只有那么点东西,学习和训练在于将这么点东西千锤百炼到本能的程度。千锤百炼容易吗?对有些人很容易,因为就是这样一群意志坚强的人;对有些人则很难,因为没有定性已然是一种品格。

那交易学习训练什么呢?术法+心法。如何体现这个加号呢?以时间、空间、条件、对象为转移。基础术法就那么多,可对大多数人的最初而言,其实是一个“了胜于无”的状态。何为了胜于无?知识是一种凌乱不堪的存在,一种电脑存储式的存在,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存在。故而学习的第一步,是使知识处于一种条分缕析的存在,处于一种脱口而出的存在,处于一种得心应手的存在。能够用自己的话将交易体系脱口而出,是一种知道的标准;能够根据市场行情将难论应情应景,是一种知道的标准。

拿着笔记去交易,不是一个高明的交易者该有的水准;对着行情背讲稿,不是一个智慧的交易者当有的水平。故而学习训练,不要那么聪明,也不要以为的那么聪明,就从基础概念的背诵开始,从基础知识条分缕析的讲解开始。这就是基本功的训练,是纸上谈兵的高超,是冲而不盈的开始。有了这个学习训练过程,知识在身心,才会有如大海般的存在,取之而不尽,用之而不竭,是一种予取予求的存在。

将上述进程,再往前推一步:问题情境+条件+术法。这跟人们解数学题目区别不大,在一个特定的问题情境下,根据相应的条件,用学习的术法,去应情应景地解决问题。更进一步,没问题,创造问题,没条件,创造条件,没术法,生术法,这就是以心御术的练习,是熟能生巧的高超,是无招胜有招的开始。唯有如此,才能将知识技能真正用活起来,才能将知识技能真正形成一个运作的逻辑整体,才能将知识技能真正与市场融为一体。

唯有意识地进行上述学习和训练,知识才可能长在我们身体里,并焕发出无尽的生命力。不若如此,学什么?看什么?做什么?就会是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,就会是一筹莫展、束手无策。知识技能,进入身心的过程,就是一个从无到有,再从有到无的过程。这个进入过程,当如川谷入海,川是川,谷是谷,汇聚入海,再无川谷。

补充阅读:《一个交易中“实事求是”思想的训练方向》、《难论为何如此强调“本能”训练》、《如何理解难论流畅活跃性规则的感知训练》、《交易中如何训练操作的灵活性?

更多交易技巧:

234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