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难论》股票期货外汇技术教程@最新修订版(十一)

作者:攀缠锋祖来源:攀缠锋祖博客--难论系操盘手之家网址:http://www.myrisii.com

第四章 资金管理策略


通常大家在学习和实战操作中,注意力都集中在技术方法上,而忽视了仓位和资金管理的重要性。很多风险管理和控制问题,只能通过仓位和资金管理得到解决。市场操作的本质,是对赔率和胜率的平衡,无论你应用何种操作体系,都必须也必然要面临这个问题。反过来,操作中的很多问题,更有赖于这两个问题的平衡。

很多人,可能根本就说不清楚自己的操作体系是什么,也根本说不清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操作体系,但有一点可能是很容易得到的,并且你也很容易做到动态捕捉,那就是自己操作的胜率和赔率。只要把你的交易清单打印出来,稍微有点小学知识的,就能计算出来。那到底多高的胜率才能算厉害呢?

什么是胜率?方法并不创造行情,我们只是有行情的时候在操作,操作也从来不是我们的目的,我们只是有目的地在操作。唯有行情、方法、操作、目的等保持相对稳定的情况下,才有讨论统计胜率的前提。人们常什么方法都用,什么行情都做,什么目的都有,什么操作都使……这样一锅烩的统计胜率,多标准的统计胜率,于当下很难有什么指导意义。这一点,属于统计学常识。

简单来说,统计是一门科学,有其专业性,大部分市场操作者把它想太简单了,故而各种谬用也就不足为怪了。实践中,胜率有理论与统计之别,最初的操作,总是基于假定的尝试,无所谓统计。统计是对假定的检验,是修正假定的参考。何意?1.操作本就不需要统计胜率的指导;2.统计检验不是因果检验,而是概率检验。于统计结果,总要是站在“概率的概率”视角去运用。

显然,大部分人缺乏“概率的概率”视角,运用胜率时,容易取其上限,容易将胜率精确化,故常难如愿。孙子兵法:求其上,得其中;求其中,得其下;求其下,必败。这是图易于难,难之又难,故终无难。什么是上中下?模糊分类,简单分类。什么是得其中?准备只得其中。什么是必败?准备完败。什么是得其中?容易得,故求其上上;什么是必败?容易败,故尚可一博。

难论在技术章节,有提及斐波那契数列、阻力最小原则与级别之间的关系。于此,我们不妨将它跟上述思想结合起来,运用到资金管理上来。难者常说:让风险的仓位落袋为安,让安全的仓位且战且退,让绝对安全的仓位与天斗斗。这也是一种模糊而简单的分类,我们可以用难论级别将其以量化的形式表示出来,即三种仓位的比例为5:13:55。什么是量化的形式?别把这组数值理解死了。

比如在一个假定和统计相互配合的胜率A下,一个操作者以设定仓位B和空间C,去操作BC/N的盈利。BC是上,BC/N是中,A是容易度。按照5:13:55的仓位比例,我们假定BC/N为100万,主观操作目标位70万,即55所对应的仓位部分,即落袋为安的仓位。13所对应的仓位约20万,是且战且退的仓位;5对应的仓位约10万,是与天斗斗或准备完败的仓位。

如果行情真实现了100万,就先出掉70万。未出的30万中,有10万是准备完败的,先计提。剩下的20万,按照5:(5+13)的比例回撤,约6万。回撤太多,无所谓“且退”,回撤太少,无所谓“且战”。如此相对于30万而言,就有了约15万的回撤准备。于操作而言,就准备了约50%的回撤空间。什么是且战且退?战退有术,战退有序。

如果一个操作者,在50%回撤的广阔空间,都无法从容展示其操作,也就谈不上什么操作,放大了止损,就很少有什么操作是错的了。15万的回撤准备,于100万而言,只有15%的回撤,这已然是一个相当有水平的回撤控制了。如果回撤控制在10万之内,于100万而言,回撤不能超过10%,回撤幅度下降了33%以上。控制的难度,则提高了远不止33%,放小了止损,就很少有什么操作是对的了。

实际的操作中,行情是动态的,操作也是动态的,15万和10万代表的回撤幅度及回撤控制的难度,也会随之改变。然思想是不变的,仓位*空间=盈亏,单纯地通过技术去控制利润回撤,自然需要空间的表达足够理想,而单纯地通过仓位去控制利润回撤,自然需要空间的表达足够极端。为何要这样金字塔地去安排进退仓位呢?所谓山峰,高之又高,则小之又小:凡事只要存在巅峰,就得有无数平凡去衬托。

唯有大量常态性的操作及操作仓位,才有少数操作及操作仓位的行稳致远,更上层楼。任何一个稍有水平的交易者,都会存在某个水平的稳定性,于稳定中功成身退,就是以重持轻,可谓难之犹难,故终无难。重要的是这个思想,而不是形式,不要太执着于上面的那些仓位及回撤比例。例如上述操作是将仓位分成三类,这是在一个操作中论长短,实际的操作中,也可以只分两类,去多个操作中论成败。

比如难者有些学生在大量操作中,往往能常态性地一开始建立起20%~30%的盈利基础,尔后的操作则多有所失,多有所惑。难者常言,打牌输了算别人的,怎么打就不是很重要了。这个世界上,能把行情吃足的,无外乎这样三种情况:1.因为爱;2. 不得已;3.仓位轻之又轻。于大部分人而言,可为而能为的,只能是“仓位轻之又轻”。如何轻之又轻?上述水平的学生们,当盈利20%~30%之后,就不要管它还会涨多少,又期望它会涨多少,于稳定中功成身退,直接减仓到只存利润的程度。

比如2万盈利20%~30%之后,就将仓位降低到5千。如果2万是轻仓,那5千就是轻之又轻。而纯利的5千,又是零成本的仓位,于是就有了“简单而为”的操作基础。拿这样的仓位,去天长地久,去与天比高,天亦乐得之。剩下的仓位,继续在20%~30%的常态性盈利目标中功成身退,在功成身退中,不断积累轻之又轻的纯利仓位。于是不经意间,仓位厚了,利润高了,仓位的安全性却反而越来越有保障了。这种仓位布局操作,需要以退为进的舍得,循序渐进的慢攻,这正是其难度所在。

当然,在上述思想下,还可以演变出更多仓位管理形式,就不再过多展开了。这里真正要明白的是:为何上面提及的资金管理,都是建立在盈利的基础上呢?缺乏盈利,资金管理就意义不大了。对盈利和亏损的平衡,都会通过资金来体现,于是有资金管理一说。资金管理无法离开操作、行情、方法及目的等独立存在,不存在只是管理资金的资金管理。唯有相对稳定的系统操作,才有相对稳定的盈亏表现。相对稳定的盈亏表现(胜率),才给了资金管理无形化有形的机会。

相对稳定的系统操作者不常有,故而盈亏表现相对稳定的操作者,也不常有。因盈而执,故败于不变,再因亏而改,又败于多变。如此,什么稳定都不会有了。依如前文关于胜率的阐述,统计是一门科学,有其专业性。但也不难看出,统计也是世界观,是方法论,获得它们的难度远高于统计的专业性。其难度不在于如何获取,而是不会有要去获取的觉知。故站在稳定的角度,大部分操作者,入不了资金管理的门槛。

补充阅读:《资金或仓位管理之重意不重形》、《难论操作技巧之:随意加仓》、《难论操作技巧之:安全加仓

更多交易技巧:

234.jpg